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歌词

上海咖啡馆数量全球第一!近代上海有位音乐大师专门在咖啡馆写歌词

2021-11-04 23:19:01诗集古诗网
  中国小康网讯 近日,一则关于上海咖啡馆数量全球第一的消息上了热搜

  中国小康网讯 近日,一则关于上海咖啡馆数量全球第一的消息上了热搜。据统计,目前上海共有6913家咖啡馆,数量远超纽约、伦敦、东京等,是全球咖啡馆最多的城市。

  馒头店和面条店中间是咖啡馆,街角有咖啡窗口,连卖月饼的地方都有咖啡……在上海,各式各样的咖啡馆随处可见。据统计,目前上海共有6913家咖啡馆,数量远超纽约、伦敦、东京等,是全球咖啡馆最多的城市,引发网友热议。上海咖啡馆数量全球第一上了热搜,而在近代,上海有位音乐大师专门在咖啡馆写歌词。

  咖啡几乎人人爱喝,就连很多端坐神坛的文学大师,遇到美味的咖啡或甜点,也会露出可爱的一面,比如鲁迅、冰心等人,往往令人感到高山仰止,不食人间烟火。实际在现实中,他们可是资深的吃货,而且对零食快餐的执着,相当不吝笔墨。下面我们就来盘点那些文学大师的“舌尖之旅”,他们有的将之记进日记书信,有的还为其写出了歌词。

  都说咖啡等高热量食品有害身体健康,可是有一位文学大师,经常留流连咖啡馆,麦当劳快餐店,还轻轻松松活了100岁。我们都听过他作词的《凤凰于飞》《南屏晚钟》《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等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他就是“一代词圣”陈蝶衣。

  陈蝶衣从30岁到90岁,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写了近3000首歌词。他的创作生命力如此之旺盛,创作周期如此之长,有什么法宝呢?我们从他的创作环境里,也许能窥知一二。

  上世纪40年代,陈蝶衣在当时的中国“流行音乐”重镇上海,专门挑安静的咖啡馆写歌词,可是晚年定居香港以后,他却“常驻”嘈杂的快餐店麦当劳,点一杯咖啡,要一个汉堡,掮几根薯条,便开始了创作。

  所以,陈蝶衣压根不是冲着环境清幽去的,无论是咖啡馆还是麦当劳,里面的食物一水儿的高热量。这才是根本原因。当然,老一辈人都经历过艰苦时期,喜欢高热量有情可原。对于陈蝶衣来说,油炸食品产生的梅拉得效应,让酥脆在嘴里绽开的同时,也绽放了灵感的火花。

  冰心先生也是出了名的爱吃咖啡甜点。不过,她比鲁迅先生多了项“技能”——自己做。平时烤个蛋糕,做个甜品都不在话下。她和林徽因流传下来的经典合照里,有一张是表现二人郊游野餐场景的,其中穿围裙的就是冰心。

  实际上,冰心爱吃零食,从她的经典文章里就能看出端倪。比如大家都学过的《小桔灯》,冰心给小女孩的桔子,是随手从兜里掏出来的。没有一颗“吃货”的心,能随身带着桔子吗?

  60年代特殊时期,冰心家也过得十分清苦,以至于买米买菜都要记账。在冰心先生的账本里面,可以没有鱼,没有肉,但一定不能没有巧克力。要知道,当时巧克力可是要到专门商店去买呢。

  兴许是“吃货”会传染,包括冰心的爱人社会学家吴文藻,一大家子都爱吃巧克力!冰心把巧克力的采购专门列到主食范围里,可见其为美味“沦陷”之深。(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