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歌词

许嵩所有歌词大全

2021-11-30 03:28:37诗集古诗网
  出道14年的歌手张震岳,作风及曲风一向向来大胆,近期在验毒的新闻所缠扰,究竟他在2007年新碟中会走怎麽样的音乐路线?这张专辑《OK》令人注视

  灰头像: 昨夜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们回到手牵着手 醒来的失落 无法言说 打开了OICQ 聊天记录停步去年的深秋 最后的挽留 没有说出口 我们还是朋友 是那种最遥远的朋友 你给过的温柔 在记录之中 全部都保有 你灰头像不会再跳动 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心贴心的交流一页页翻阅多难过 是什么 坠落 升空 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 暖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打开了OICQ 聊天记录停步去年的深秋 最后的挽留 没有说出口 我们还是朋友 是那种最遥远的朋友 你给过的温柔 在记录之中 全部都保有 你灰头像不会再跳动 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 心贴心的交流一页页翻阅多难过 是什么 坠落 升空 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 暖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当我发现所谓醒来其实是另一个梦 (你不在这世界) 梦的出口散不开的浓雾太沉重 (你不在这世界) 就算当初声嘶力竭作苦苦的求你留下别走 也没用 灰头像静静悄悄不会再跳动 我的绝望溢出胸口 是什么 坠落 升空 你灰头像不会再跳动 暖的梦变冰凉的枷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 断桥残雪: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永远也看不见凋谢 江南夜下的小桥屋檐 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 春归后又很快湮灭 独留我赏烟花飞满天 摇曳后就随风飘远 断桥是否下过雪 我望着湖面 水中寒月如雪 指尖轻点融解 断桥是否下过雪 又想起你的脸 若是无缘再见 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永远也看不见凋谢 江南夜下的小桥屋檐 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 春归后又很快湮灭 独留我赏烟花飞满天 摇曳后就随风飘远 断桥是否下过雪 我望着湖面 水中寒月如雪 指尖轻点融解 断桥是否下过雪 又想起你的脸 若是无缘再见 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 叹服: 电影院里你的背影还是那么纯情 有种迷人的魅力 隔着陌生的距离 昨天分手你止不住眼泪的决堤 还问我为何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你的过去没人知道 想搜索也搜索不到 我俩唯一合影 你甜美在笑 我叹服你的技巧 把爱情玩转的如此巧妙 在你的心里早已设计好 什么时间把我丢掉 我叹服你的技巧 把爱情玩转的如此花哨 可你的内心不配你的外表 我该庆幸自己成功的脱逃 昨天分手你止不住眼泪的决堤 还问我为何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你的过去没人知道 想搜索也搜索不到 我俩唯一合影 你甜美在笑 我叹服你的技巧 把爱情玩转的如此巧妙 在你的心里早已设计好 什么时间把我丢掉 我叹服你的技巧 把爱情玩转的如此花哨 可你的内心不配你的外表 我该庆幸自己成功的脱逃 我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童话 却还总是对那真爱抱有一丝幻想 所以活该承受幻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 虽然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一只傻瓜 我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童话 却还总是对那真爱抱有一丝幻想 所以活该承受幻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 虽然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一只傻瓜 我叹服你的技巧 把爱情玩转的如此巧妙 在你的心里早已设计好 什么时间把我丢掉 我叹服你的技巧 把爱情玩转的如此花哨 可你的内心不配你的外表 我该庆幸自己成功的脱逃 单人旅途: 黄昏骤雨过后 蒙蒙的水边 有蓝的蝴蝶 画翩翩的弧线 多么缠绵 酝酿着的诺言 保存期又有几年 夕阳如血 彼岸花开得妖艳 当美景都重叠 视线丢了焦点 车窗外面 泥土清香沁入心田 情绪一点一点沉淀 松 松 松 松开了你的手 没有觉得一个人的旅途有何寂寞 你有离开的理由 我有闲适的理由 你 我 太多的不同 No No No 没什么参不透 没有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有何不妥 你有离开的理由 我有闲适的理由 你 我 太多的不同 那就没什么好说 黄昏骤雨过后 蒙蒙的水边 有蓝的蝴蝶 画翩翩的弧线 多么缠绵 酝酿着的诺言 保存期又有几年 夕阳如血 彼岸花开得妖艳 当美景都重叠 视线丢了焦点 车窗外面 泥土清香沁入心田 情绪一点一点沉淀 松 松 松 松开了你的手 没有觉得一个人的旅途有何寂寞 你有离开的理由 我有闲适的理由 你 我 太多的不同 No No No 没什么参不透 没有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有何不妥 你有离开的理由 我有闲适的理由 你 我 太多的不同 那就没什么好说 松 松 松 松开了你的手 没有觉得一个人的旅途有何寂寞 你有离开的理由 我有闲适的理由 你 我 太多的不同 No No No 没什么参不透 没有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有何不妥 你有离开的理由 我有闲适的理由 你 我 太多的不同 那就没什么好说 庐州月: 儿时凿壁偷了谁家的光 宿昔不梳 一苦十年寒窗 如今灯下闲读 红袖添香 半生浮名只是虚妄 三月 一路烟霞 莺飞草长 柳絮纷飞里看见了故乡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还在庐阳 一缕青丝一生珍藏 桥上的恋人入对出双 桥边红药叹夜太漫长 月也摇晃 人也彷徨 乌蓬里传来了一曲离殇 庐州月光 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 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 梨花雨凉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 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三月 一路烟霞 莺飞草长 柳絮纷飞里看见了故乡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还在庐阳 一缕青丝一生珍藏 桥上的恋人入对出双 桥边红药叹夜太漫长 月也摇晃 人也彷徨 乌蓬里传来了一曲离殇 庐州月光 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 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 梨花雨凉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 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庐州的月光 在我心上 太多的伤 难诉衷肠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我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庐州月光 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 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 梨花雨凉 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 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玫瑰花的葬礼: 离开你一百个星期 我回到了这里 寻找我们爱过的证据 没有人愿意提起 玫瑰花它的过去 今天这里的主题 我把它叫作 回忆 我知道 爱情这东西 他没什么道理 过去我和你在一起 是我太叛逆 现在只剩我自己 偷偷的想你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关于你的回忆 感觉双手麻痹 不能自已 已拉不住你 真的好美丽 那天的烟花雨 我说要娶穿碎花洋裙的你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深深爱着的你 残朵停止呼吸 渗入大地 没人会注意 一片小雨滴 陪着我等天明 我用这最后一分钟怀念你 我在夜幕笼罩的天桥上潜行 每一级阶梯 都留着你我昔日印迹 温存迷醉 吵闹清醒 都还在我的脚畔兜转不清 没来得及把红玫瑰递给你 爱就象是一场雨 已经离我而去 你说过 太过鲜艳的爱情 终将凋零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关于你的回忆 感觉双手麻痹 不能自已 已拉不住你 真的好美丽 那天的烟花雨 我说要娶穿碎花洋裙的你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深深爱着的你 残朵停止呼吸 渗入大地 没人会注意 一片小雨滴 陪着我等天明 我用这最后一分钟怀念你 总是回想过去 埋怨我自己 总是不经意 想起了你 现在的你已经 太遥不可及 只能留在我记忆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关于你的回忆 感觉双手麻痹 不能自已 已拉不住你 真的好美丽 那天的烟花雨 我说要娶穿碎花洋裙的你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深深爱着的你 残朵停止呼吸 渗入大地 没人会注意 一片小雨滴 陪着我等天明 我用这最后一分钟怀念你 我用这最后一分钟怀念你 认错: 那天午后 我站在你家门口 你咬咬嘴唇还是说出了分手 我的挽留和眼泪全都没有用 或许我应该自食这苦果 你的迁就 我一直领悟不够 以为爱已强大的不要理由 心开始颤抖 明白了你的难受 但你的表情已经冷漠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 我带你回忆曾经快乐的时空 你只是劝我别再执着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喜欢如今的生活 你带我回忆爱里互相的折磨 还告诉了我 别再来认错 认结果 那天午后 我站在你家门口 你咬咬嘴唇还是说出了分手 我的挽留和眼泪全都没有用 或许我应该自食这苦果 你的迁就 我一直领悟不够 以为爱已强大的不要理由 心开始颤抖 明白了你的难受 但你的表情已经冷漠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 我带你回忆曾经快乐的时空 你只是劝我别再执着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喜欢如今的生活 你带我回忆爱里互相的折磨 还告诉了我 别再来认错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 我带你回忆曾经快乐的时空 你只是劝我别再执着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喜欢如今的生活 你带我回忆爱里互相的折磨 还告诉了我 别再来认错 认结果 多余的解释: 那阵子我们的感情出了一些问题 可是我也不太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你面无表情的话语不剩多少意义 就当我求求你 给我一些说明 ok 我猜你只是暂时的压抑心情 不再去追问你 多给你一些关心 打电话请你去看最新的电影 你说工作很忙要加班到夜里 ooook 入冬了想给你买一条围巾 怕眼光不行所以叫着紧跟潮流的妹妹和我一起 和妹妹说说笑笑 缓释最近糟糕心绪 在下一个转角却和你相遇 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说紫很有韵味 她只是我的妹妹 我在担心你是否误会 她只是我的妹妹 对这个解释你无所谓 我没有思想准备 看到你身旁还有一位 不知道他是谁 那阵子我们的感情出了一些问题 可是我也不太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你面无表情的话语不剩多少意义 就当我求求你 给我一些说明 ooook 入冬了想给你买一条围巾 怕眼光不行所以叫着紧跟潮流的妹妹和我一起 和妹妹说说笑笑 缓释最近糟糕心绪 在下一个转角却和你相遇 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说紫很有韵味 她只是我的妹妹 我在担心你是否误会 她只是我的妹妹 对这个解释你无所谓 我没有思想准备 看到你身旁还有一位 不知道他是谁 紫的围巾 交到你手里 你放进包里 说句谢谢你 要加班的你 却出现在这里 故事的结局不需要任何说明 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说紫很有韵味 她只是我的妹妹 我在担心你是否误会 她只是我的妹妹 对这个解释你无所谓 我没有思想准备 看到你身旁还有一位 不知道他是谁 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说紫很有韵味 她只是我的妹妹 我在担心你是否误会 她只是我的妹妹 对这个解释你无所谓 我没有思想准备 看到你身旁还有一位 不知道他是谁 有何不可: 大家好我是vae 这是我即将发表的首张独创专辑自定义 里面的一首推荐曲目 词曲编曲都是我自己 希望这首歌曲能在这个寒冷的冬天 带给大家一种温暖的感觉 天空好想下雨 我好想住你隔壁 傻站在你家楼下 抬起头 数乌云 如果场景里出现一架钢琴 我会唱歌给你听 哪怕好多盆水往下淋 夏天快要过去 请你少买冰淇淋 天凉就别穿短裙 别再那么淘气 如果有时不那么开心 我愿意将格洛米借给你 你其实明白我心意 为你唱这首歌 没有什么风格 它仅仅代表着 我想给你快乐 为你解冻冰河 为你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 为你唱这首歌 没有什么风格 它仅仅代表着 我希望你快乐 为你辗转反侧 为你放弃世界有何不可 夏末秋凉里带一点温热 有换季的颜 天空好想下雨 我好想住你隔壁 傻站在你家楼下 抬起头 数乌云 如果场景里出现一架钢琴 我会唱歌给你听 哪怕好多盆水往下淋 夏天快要过去 请你少买冰淇淋 天凉就别穿短裙 别再那么淘气 如果有时不那么开心 我愿意将格洛米借给你 你其实明白我心意 为你唱这首歌 没有什么风格 它仅仅代表着 我想给你快乐 为你解冻冰河 为你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 为你唱这首歌 没有什么风格 它仅仅代表着 我希望你快乐 为你辗转反侧 为你放弃世界有何不可 夏末秋凉里带一点温热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为你解冻冰河 为你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 为你唱这首歌 没有什么风格 它仅仅代表着 我希望你快乐 为你辗转反侧 为你放弃世界有何不可 夏末秋凉里带一点温热 有换季的 颜 城府: 你走之后 一个夏季熬成一个秋 我的书上你的正楷眉清目秀 一字一字宣告我们和平分手 好委婉的交流 还带一点征求 你已成风 幻化的雨下错了季候 明媚的眼眸里温柔化为了乌有 一层一层院墙把你的心困守 如果没法回头 这样也没不妥 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 是我太笨 还是太认真 幻想和你过一生 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 不想再问 也无法去恨 毕竟你是我最爱的人 曾经你的眼神 看起来那么单纯 嗯 指向你干净的灵魂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满是伤痕 戴上假面也好 如果不会疼 爱情这个世界 有那么多的悖论 小心翼翼不见得就会获得满分 我们之间缺少了那么多信任 最后还是没有 打开那扇心门 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 是我太笨 还是太认真 幻想和你过一生 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 不想再问 也无法去恨 毕竟你是我最爱的人 我曾经苦笑着问过我自己 在某个夜里 卸下伪装的你 是不是也会哭泣 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 是我太笨 还是太认真 幻想和你过一生 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 不想再问 也无法去恨 毕竟你是爱过我的人 我无所谓: 我听说今年不再流行RAP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唱红歌最in 不过没关系 如果什么流行我就唱什么 那不跟xx和xxx一样的 有没有那么多 那么多人都在创作 怎么有好多听来听去感觉都差不多 创作的精英 创作的天才 创作的女神 创作的皇帝 造物之伟大 贝多芬算老几 形形形形 一百个人能标榜出一百零一种特 哎 你音好像不太准哎 我这是R&B转音啦 不是同一挂不代表不能绑一块儿 暂时的敌人永恒的利益自古都是这个理儿 我欲独善其身 biang 自命清高者死 抱成一团的大棉花滚过来想把我砸死 砸我 请尽情涂抹 请掀起风波 然后脏水往回泼 我无所谓 我卸下所有防备 我已经搞清生命里什么最珍贵 我无所谓 我宽恕身边所有蒙昧 想做我的敌人 还不配 我无所谓 我卸下所有防备 我已经搞清生命里什么最珍贵 我无所谓 我宽恕身边所有蒙昧 想做我的敌人 还不配 音乐 做到真正的独立 有时等于孤立 如何才能风生水起 我思考这个命题 是扎手的荆棘 我爱恨分明 我打不了太极 我作词作曲做我自己 以前我说 每个人做好分内的事就行 可四年过去了 我已经二十三了 我开始明白有些人生来就带着贱气 自己水平不怎么地 还成天耍小心机 有那时间不如想想怎么解决自己的歪音 管你干哪行想出头都要靠实力 靠嘴皮成天拉关系 我懒得鸟你 我无所谓 我卸下所有防备 我已经搞清生命里什么最珍贵 我无所谓 我宽恕身边所有蒙昧 想做我的敌人 还不配 我无所谓 我卸下所有防备 我已经搞清生命里什么最珍贵 我无所谓 我宽恕身边所有蒙昧 想做我的敌人 还不配 我无所谓 我无所谓 我无所谓 我无所谓 两种悲剧: 看过了 太多太多风景 抽光了 一层一层悬疑 剩下的 不要告诉我 这叫真心呐那也叫真性情 遇见了 不诚实的幽灵 迷路了 在这城市的森林 感觉得到 却又无法抗拒 我是一种悲剧 无药可救的悲剧 明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却还一直停在原地 想起那一段的回忆 至少我还能拥有回忆 如果扼守回忆是生命的意义 你是一种悲剧 后知后觉的悲剧 还不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所以还是深深入戏 我想你绝不会回忆 关于我的所有话题 随着时光推移全部都抛弃 看过了 太多太多风景 抽光了 一层一层悬疑 剩下的 不要告诉我 这叫真心呐那也叫真性情 遇见了 不诚实的幽灵 迷路了 在这城市的森林 感觉得到 却又无法抗拒 我是一种悲剧 无药可救的悲剧 明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却还一直停在原地 想起那一段的回忆 至少我还能拥有回忆 如果扼守回忆是生命的意义 你是一种悲剧 后知后觉的悲剧 还不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所以还是深深入戏 我想你绝不会回忆 关于我的所有话题 随着时光推移全部都抛弃 我是一种悲剧 无药可救的悲剧 明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却还一直停在原地 想起那一段的回忆 至少我还能拥有回忆 如果扼守回忆是生命的意义 你是一种悲剧 后知后觉的悲剧 还不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所以还是深深入戏 我想你绝不会回忆 关于我的所有话题 随着时光推移全部都抛弃 我们的恋爱是对生命严重的浪费: 阳光穿透 金粉洒在圆桌 两人对坐 半句话都没有 不是在暗斗 是真的没话说 当时的温柔 已被时间带走 还牵着手 是责任感在逗留 但你口中 爱字已不常有 不是你的错 也不是我的错 在一起就是错 努力改变过 可是没结果 继续向前走 又能撑得住多久 我们的恋爱 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 真的很崩溃 宝贵的时间被瓦解 脑袋空空如也 这种自我毁灭 我的精神世界 绝不能被蚀成废铁 lrc:背影 当初的温柔 已被时间带走 还牵着手 是责任感在逗留 但你口中 爱字好久没用 不是你的错 也不是我的错 在一起就是错 努力改变过 可是没结果 继续向前走 又能撑得住多久 我们的恋爱 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 真的很崩溃 宝贵的时间被瓦解 脑袋空空如也 这种自我毁灭 我的精神世界 绝不能被蚀成废铁 我们的恋爱 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 真的很崩溃 宝贵的时间被瓦解 脑袋空空如也 这种自我毁灭 我的精神世界 绝不能被蚀成废铁 啦啦啦... .... (严重...严重浪费) 情侣装: 听说幸福很简单 简单到时间一冲就冲淡 曾经的海枯又石烂 抵不过你最后一句好聚好散 能不能 当成彩排 行同陌路的结局真伤感 如今破镜难重圆 爱情这场比赛认输好难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小心翼翼就能重演这场电影 我会不会坚强 会不会颓唐 只留寂寞陪我说说话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模仿你的习惯就能离你更近 太坚强是软弱 太颓唐是折磨 我该怎么整理你给过的温柔 听说幸福很简单 简单到时间一冲就冲淡 曾经的海枯又石烂 抵不过你最后一句好聚好散 能不能 当成彩排 行同陌路的结局真伤感 如今破镜难重圆 爱情这场比赛认输好难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小心翼翼就能重演这场电影 我会不会坚强 会不会颓唐 只留寂寞陪我说说话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模仿你的习惯就能离你更近 太坚强是软弱 太颓唐是折磨 我该怎么整理你给过的温柔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天下有情人最后都能在一起 太近了不自由 太远了渐忘记 保持一个距离最要紧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模仿你的习惯就能离你更近 太坚强是软弱 太颓唐是折磨 我该怎么整理你给过的温柔 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 不是模仿你的习惯就能离你更近 太坚强是软弱 太颓唐是折磨 我该怎么整理 如果当时: 为什么 你当时对我好 又为什么 现在变得冷淡了 我知道 爱要走难阻挠 反正不是我的 我也不该要 你和我 曾经有共同爱好 谁的耳边 总有绝句在萦绕 我们俩 用文言文对话真的很搞笑 还笑那曹操贪慕着小乔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爱走了 心走了 你说你要走了 我为你唱最后的古谣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music...... 你和我 曾经有共同爱好 谁的耳边 总有绝句在萦绕 我们俩 用文言文对话真的很搞笑 还笑那曹操贪慕着小乔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爱走了 心走了 你说你要走了 我为你唱最后的古谣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music......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哪里会有小桥流水 哗啦啦的洗去尘灰 漂浮桃花蕊 它有多美 采一片换你真心相对 哪里会有彩云在追 明月又能无缺几回 人生不完美 不要后退 一路上有我风雨相随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埋着你的梦想 散发出微小的光芒 那是属于你的土壤 等着你去开掘宝藏 就算一路跌跌撞撞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有我为你鼓掌 坚强是你一贯形象 瞄准属于你的方向 放开手去追逐希望 心中的某个地方 哪里会有小桥流水 哗啦啦的洗去尘灰 漂浮桃花蕊 它有多美 采一片换你真心相对 哪里会有彩云在追 明月又能无缺几回 人生不完美 不要后退 一路上有我风雨相随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埋着你的梦想 散发出微小的光芒 那是属于你的土壤 等着你去开掘宝藏 就算一路跌跌撞撞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有我为你鼓掌 坚强是你一贯形象 瞄准属于你的方向 放开手去追逐希望 心中的某个地方 青玉案上玄机深藏 你蓦然回首也许就豁然开朗 层云叠嶂你也别慌 有一段月光 穿破迷惘 陪你到天亮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埋着你的梦想 散发出微小的光芒 那是属于你的土壤 等着你去开掘宝藏 就算一路跌跌撞撞 在那不遥远的地方 有我为你鼓掌 坚强是你一贯形象 瞄准属于你的方向 放开手去追逐希望 心中的某个地方 别咬我: 影子::稍息,立正!站好.站好.快站好.哎,小v啊,我家狗怎么不听话阿? Vae:这狗习惯爬着走,你非让它站.对不对. 影子:也对,毕竟是狗嘛,不能对它要求太高.那就随便遛它玩玩好了 Vae:果然2007 Vae又回到了这里 温柔的rap一些事情给你们听 认真听 如果没耐心听 现在就请立刻把播放器关闭 别说2007就是3007 还是会有xx伴随我们这样一路吼下去 作词作曲虽然是我的乐趣 但为此高歌一曲是不是对它太过抬举 影子:我只坐在键盘前 用心写自己原创歌曲 这是我的天赋和我的兴趣 谁在背后导演一出阴谋没安好心 原来简单的音乐 却被利益纠结不干净 音乐里每个音符和纯粹的心 为何总逃不脱要面对伪善的命运 Vae:我曾经问自己 是否有必要这么潇洒的还击 但有些人让我想到就恶心 我还是该拿出大哥哥的勇气 影子:我常常问自己 道貌岸然的人是否残存良心 如果是因为有心理的疾病 欢迎去安徽寻访名医Vae Vae+影子:先做人 后做事 这道理难道你们不懂吗 发什么 重要吗 是否对得住你老爸老妈 先做人 后做事 这道理难道你们真的不懂吗 发什么 重要吗 是否对得住你年迈的老爸老妈 Vae+影子:江南风光好 你又怎会明了 生命太过潦草 猖狂一季终被烧 稍息正立站好 挺直你的柳腰 别再继续无聊 藏好你寂寞的圈套 阿布:利益 又是利益 妈妈给了你眼睛 你却妥协被利益蒙蔽 看见vv日志我都感到寒心 不知能否激起你们的零星孝心 本世纪迎来一个豮狈的噪音 相信你是自掘坟墓 你还指点迷津 如果我们站出来就算是暴行 那倒卖作品虚报流量算不算恶行 太多的恶行 数也数不清 你所谓的份内工作我没有恭维的兴趣 为钱就露出狗尾巴 在电视上乱哈拉 你当本网民全是白痴啊 我我我深呼吸 这里狗吠不安静 为为为钱卖命 哪都没你容身地 面具撕开丑陋的脸和心被整个世界唾弃 Vae:我曾经问自己 是否有必要这么潇洒的还击 但有些人让我想到就恶心 我还是该拿出大哥哥的勇气 影子:我常常问自己 道貌岸然的人是否残存良心 如果是因为有心理的疾病 欢迎去安徽寻访名医Vae Vae:寂寞的夜里 窗外下着雨 潮湿的空气 肮脏的污泥 像是你的心 为什么不洗 我眼里充满无限黑暗和光明 不是针对你 真的不是你 你认真听听 反拍的重音 真不想看清 画面已发腻 本维笑一笑也许就能略过去 Vae+影子:江南风光好 你又怎会明了 生命太过潦草 猖狂一季终被烧 稍息正立站好 挺直你的柳腰 别再继续无聊 藏好你寂寞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