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里革断罟匡君

2021-10-31 07:14:32诗集古诗网
  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其罟而弃之②,曰:“古者大寒降,土蛰发,水虞于是乎讲罛罶,取名鱼,登川禽,而尝之寝庙,行诸国,助宣气也③

  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其罟而弃之②,曰:“古者大寒降,土蛰发,水虞于是乎讲罛罶,取名鱼,登川禽,而尝之寝庙,行诸国,助宣气也③。鸟兽孕,水虫成,兽虞于是乎禁罝罗,矠鱼鳖,以为夏槁,助生阜也④。鸟兽成,水虫孕,水虞于是乎禁罜,设阱鄂,以实庙庖,畜功用也⑤。且夫山不槎蘖,泽不伐夭,鱼禁鲲鲕,兽长麑麋,鸟翼鷇卵,虫舍蚔蝝,蕃庶物也,古之训也⑥。今鱼方别孕,不教鱼长,又行网罟,贪无艺也。”⑦

  公闻之,曰:“吾过而里革匡我,不亦善乎⑧!是良罟也!为我得法。使有司藏之,使吾无忘谂。”⑨师存侍⑩,曰:“藏罟不如置里革于侧之不忘也。”

  ①宣公:即鲁宣公。滥:这里是沉浸的意思。泗:水名。发源于山东蒙山南麓。渊:水深处。里革:鲁国大夫,断:这里是割破的意思。罟(gǔ);网。匡:纠正。

  ③降:降下。土蛰:(-zhé):动物冬眠时潜伏在土中或洞穴中不食不动的状态。这里指在地下冬眠的动物。发:奋起。这里是说醒过来,钻出土来。

  水虞:古代官名,掌管水产。讲:研究,练习。罛(gū):大鱼网。罶(liǔ):捕鱼的竹笼。大口窄颈,腹大而长,无底。名:大。登:通“得”,求取。

  川禽:水中动物,如鳖蜃之类。尝:尝新,古代秋祭名。寝庙:古代宗庙。古代宗庙分庙和寝两部分。供祀祖宗的前殿称庙,藏祖宗衣冠的后殿称寝,合称寝庙。诸:“之于”的合音,其中“之”是前面动词“行”的宾语,代上文提到的“取名鱼,登川禽”。国:197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国语》作“国”,不作“国人”,据改。宣:发泄,散发。气:指阳气。

  ④孕:怀胎。兽虞:古代官名,掌管鸟兽的禁令等。罝(jū):捕兽的网。罗:捕鸟的网。矠(cuò):刺取。槁:干枯。这里指干的鱼。阜:生长。

  ⑤罜(zhǔlù):小鱼网。原选本作“罝”,今据197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国语》改。阱:为猎取野兽而设的陷坑。鄂(é):埋有尖木桩的陷坑。

  ⑥槎(chá);。蘖(niè);树木的嫩芽。也指树木被砍伐后所生的新芽。

  泽:聚水的洼地。伐:砍伐。夭(ǎo):初生的草木。鲲(kùn):鱼子。鲕(èr):鱼卵。长:使成长,抚养。麑:幼鹿。(yǎo):幼麋。翼:用翼遮护,保护。鷇(kóu):待哺食的雏鸟。卵:鸟蛋。虫:昆虫,虫子。舍:舍弃,放弃。蚔(chí):蚁卵。蝝(yán):蝗的幼虫,是古人做酱的原料。蕃(fán):繁殖,滋生。庶物:万物。

  鲁宣公在夏天到泗水的深潭中下网捕鱼,里革割破他的鱼网,把它丢在一旁,说:“古时候,大寒以后,冬眠的动物便开始活动,水虞这时才计划用鱼网、鱼笱,捕大鱼,捉龟鳖等,拿这些到寝庙里祭祀祖宗,同时这种办法也在百姓中间施行,这是为了帮助散发地下的阳气。当鸟兽开始孕育,鱼鳖已经长大的时候,兽虞这时便禁止用网捕捉鸟兽,只准刺取鱼鳖,并把它们制成夏天吃的鱼干,这是为了帮助鸟兽生长。当鸟兽已经长大,鱼鳖开始孕育的时候,水虞便禁止用小鱼网捕捉鱼鳖,只准设下陷阱捕兽,用来供应宗庙和庖厨的需要,这是为了储存物产,以备享用。而且,到山上不能砍伐新生的树枝,在水边也不能割取幼嫩的草木,捕鱼时禁止捕小鱼,捕兽时要留下小鹿和小驼鹿,捕鸟时要保护雏鸟和鸟卵,捕虫时要避免伤害蚂蚁和蝗虫的幼虫,这是为了使万物繁殖生长。这是古人的教导。现在正当鱼类孕育的时候,却不让它长大,还下网捕捉,真是贪心不足啊!”

  宣公听了这些话以后说:“我有过错,里革便纠正我,不是很好的吗?这是一挂很有意义的网,它使我认识到古代治理天下的方法,让主管官吏把它藏好,使我永远不忘里革的规谏。”有个名叫存的乐师在旁伺候宣公,说道:“保存这个网,还不如将里革安置在身边,这样就更不会忘记他的规谏了。

  中国自古以来,对于有益于人类的鸟兽虫鱼,总是采取有节制的捕获策略的。这大概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可持续发展”的观点吧。

  本文写鲁宣公不顾时令,下网捕鱼,里革当场割破鱼网,强行劝阻的经过。情节虽简,却极尽起伏变化之妙;事情虽小,却蕴含深刻的道理。

  里革先声夺人,引古论今,批评宣公任意捕鱼的行动,是出于贪心。乐师存也是快人快语,使“匡君”的主题更加突出。

  祭公谏征犬戎 作者: 左丘明 出自《国语》中的《周语上》。 《国语》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记录了周朝王室和鲁国、齐国、晋国、郑国、楚国、吴国、越国等诸侯国的历史。上起周穆王十

  召公谏厉王止谤 作者: 左丘明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2), 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3),道路以目(4)。 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

  襄王不许请隧 作者: 左丘明 晋文公既定襄王于郏①,王劳之以地,辞,请隧②焉。王弗许,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千里,以为甸服③,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备百姓兆民之用,以待不

  单子知陈必亡 作者: 左丘明 《国语》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记录了周朝王室和鲁国、齐国、晋国、郑国、楚国、吴国、越国等诸侯国的历史。上起周穆王十二年(前990)西征犬戎(约前947年),

  展禽论祀爰居 作者: 左丘明 海鸟曰“爰居”,止于鲁东门之外二日。臧文仲使国人祭之。展禽曰:“越哉(1),臧孙之为政也!夫祀,国之大节也,而节,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祀以为国典。

  里革断罟匡君 作者:左丘明 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其罟而弃之②,曰:“古者大寒降,土蛰发,水虞于是乎讲罛罶,取名鱼,登川禽,而尝之寝庙,行诸国,助宣气也③。鸟兽孕,水虫成,兽虞于是

  敬姜论劳逸 作者: 左丘明 公父文伯退朝①,朝其母②,其母方绩③,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犹绩④,惧干季孙之怒也⑤。其以歜为不能事主乎?”其母叹曰:“鲁其亡乎?使僮子备官而

  叔向贺贫 作者: 左丘明 叔向见韩宣子②,宣子忧贫,叔向贺之。宣子曰:“吾有卿之名而无其实③,无以从二三子④,吾是以忧,子贺我,何故?” 对曰:“昔栾武子⑤无一卒之

  王孙圉论楚宝 作者: 左丘明 王孙圉(yǔ)聘于晋,定公飨(xiǎng)之。赵简子鸣玉以相,问于王孙圉曰:“楚之白珩(héng)犹在乎?”对曰:“然。”简子曰:“其

  诸稽郢行成于吴 作者: 左丘明 吴王夫差起师伐越,越王勾践起师逆之江。 大夫种乃献谋曰:“夫吴之与越,唯天所授,王其无庸战。夫申胥、华登,简服吴国之士于甲兵,而未尝有所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