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丰乐亭记

2021-10-31 07:21:02诗集古诗网
  修既治滁之明年①,夏,始饮滁水而甘

  修既治滁之明年①,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远。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②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生擒其皇甫辉、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③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辉、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也,盖天下之平久矣。

  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者,何可胜④数?及⑤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铲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而遗老尽矣!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煦⑥于百年之深也。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⑦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⑧其山川,道⑨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⑩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我担任滁州的太守后的第二年夏天,才喝到滁州的泉水,觉得甘甜。向滁州人询问泉水的发源地,就在距离滁州城南面一百步的近处。它的上面是丰山,高耸地矗立着;下面是深谷,幽暗地潜藏着;中间有一股清泉,水势汹涌,向上涌出。我上下左右地看,很爱这里的风景。因此,我就叫人疏通泉水,凿开石头,拓出空地,造了一座亭子,于是我和滁州人在这美景中往来游乐。滁州在五代混战的时候,是个互相争夺的地区。过去,太祖皇帝曾经率领后周兵在清流山下击溃李景的十五万军队,在滁州东门的外面活捉了他的大将皇甫晖、姚凤,就这样平定了滁州。我曾经考察过滁州地区的山水,查核过滁州地区的图籍,登上高山来眺望清流关,想寻找皇甫晖、姚凤被捉的地方。可是,当时的人都已经不在,大概是天下太平的时间长久了。

  自从唐朝败坏了它的政局,全国四分五裂,英雄豪杰们全都起来争夺天下,到处都是敌对的政权,哪能数得清呢?到了大宋朝接受天命,圣人一出现,全国就统一了。以前的凭靠险要的割据都被削平消灭。在一百年之间,静静地只看到山高水清。要想问问那时的情形,可是留下来的老年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如今,滁州处在长江、淮河之间,是乘船坐车的商人和四面八方的旅游者不到的地方。百姓活着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安心耕田穿衣吃饭,欢乐地过日子,一直到死。有谁晓得这是皇帝的功德,让百姓休养生息,滋润化育到一百年的长久呢!

  我来到这里,喜欢它地方僻静而公事清简,又爱它的风俗安恬闲适。在山谷间找到这样的甘泉之后,于是每天同滁州的人士来游玩,抬头望山,低首听泉。春天采摘幽香的鲜花,夏天在茂密的乔木乘凉,刮风落霜结冰飞雪之时,更鲜明地显露出它的清肃秀美,四时的风光,无一不令人喜爱。(那时)又庆幸遇到民众为那年谷物的丰收成熟而高兴,乐意与我同游。于是为此根据这里的山脉河流,叙述这里风俗的美好,让民众知道能够安享丰年的欢乐,是因为有幸生于这太平无事的时代。

  宣扬皇上的恩德,和民众共享欢乐,这是刺史职责范围内的事。于是就写下(这篇文章)来为这座亭子命名。

  本文名为”记丰乐亭“,实际上作者却用了较多的篇幅,通过今昔对比的手法歌颂了当时的”太平盛世“。尽管北宋前期的局势还远远比不上以前的”文景之治“、”贞观之治“,但从结束了唐末开始形成的战乱纷争的割据局面这一点来说,还是有利于社会发展的。作者虽把这种安定局势的形成归功于”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但是,他能同情并讴歌滁州百姓的”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的安闲生活,确实有积极意义的。同时,我们还应注意到,本文是在欧阳修被贬后写出的。当他在宦海失意,地位一落千丈时,还能处之泰然,从中可以看到他的胸襟是何等开阔!

  文中写景的地方有两处。开头介绍清泉附近的环境,作者用了简练的语言概括出”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在第三段中,作者描绘游客们在一年四季中的不同感受时,只用了”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寥寥十五个字,其用字之节省真令人拍案叫绝。对于这一点,我们可参看后面的《醉翁亭记》,便可悟出其中的奥妙。

  此外,本文充分反映了作者真挚而深厚的感情。他身为地方长官,能在百忙中”与滁人往游其间“,”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正体现了他”与民同乐“的爱民思想。

  选自《欧阳文忠公集》。写于庆历六年(1046)。所谓”庆历新政“,仅经过一年多时间,就在庆历五年春宣告失败,执政大臣杜衍、范仲淹等相继被斥逐。欧阳修因上书为他们辩护,也被捏造罪名,贬于滁州。滁州五代时为争战之地,备受破坏,经过宋初近百年的休养生息,已初步恢复元气。州西南琅琊山为游览胜地,欧阳修政事之暇,颇喜寻幽访胜,辟地筑亭。此文除记述建丰乐亭的经过及与滁人共游之乐外,还描绘了滁州从战乱到和平的变迁,从而寄托了安定来之不易,应予珍惜的命意。

  无论是记述还是描绘,全文都是围绕”乐“而写:建亭取名为神经是思乐;与滁人共游为”乐“,是享乐。乐在亭中,乐在山川,乐在和平安定的岁月。

  欧阳修的散文,语言简洁,含义深远。全篇不足500字,却多角度、深层面地写出了”丰乐亭“的”乐“意。

  欧阳修能够在滁州饮到甘甜的泉水,赏到优美的景致,都是大自然所赐,当然乐;看景致,仅在距滁州百步的地方,上有”耸然而特立“的”丰山“,下有”窈然而深藏“的”幽谷“,中有”滃然而仰出“的”清泉“,能不乐?乐是乐,但作者不想只得一时之乐,也不愿独享其乐,于是在自然赐”乐“的基础上,又用人力去创造”乐“,去丰富”乐“——”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真可谓是由”乐“而造亭,由亭而生”乐“,”乐“何其多,人”丰乐“,亭也就叫”丰乐亭“了

  只有”乐“之地不能成就其”乐“,还必须处在”乐“之时。而作者和滁州百姓,正巧碰见了这”乐“时,这”乐“的机遇,能不感觉幸运吗?作者写处时之”乐“,是从四个方面来写的。一是”乐“之久。滁州在五代时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没有什么安定可言,而宋太祖赵匡胤”尝以周师“平定此地。到了作者所处的时代,再想去寻战争的遗迹,也已经不可得,因为”故老皆无在也“,”天下之平久矣“,百姓”休养生息,涵煦于百年之深也“。二是”乐“之源。远源是”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近源则是”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说白了,这”乐“之源其实就是大宋皇帝,是他使得”向之凭恃险阻,铲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三是”乐“之况。既然处于”乐“之地,”乐“之时,那百姓到底是怎么个”乐“法呢?看吧,”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用现代一点的词语表达,就是”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生老病死,顺其自然,一派田园风光“,于是作者”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多么惬意呀!这是想当年陶渊明连做梦都想过的生活,现在让宋朝的欧阳修和滁州百姓过上了,这种”乐“,局外人怎么能体会得到呢?四是”乐“之思。人常说:饮水思源。既然尝到了”乐“的甜头,那就一边”乐“,一边思——让百姓”知上之功德“,”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而作者更没有忘记”宣上恩德“是自己的职责。在”乐“的过程中,让百姓思德报恩,懂得这”乐“来之不易,应当加倍珍惜,以拥护赵宋王朝。这也是本文的深层内涵。

  作者欧阳修时为滁州刺史,是朝廷命官,如果他只知道自己享”乐“,自己陶醉于山水之间,沉迷于美景之中,那就不是真正的”乐“。真正的”乐“在老百姓那里,在于民风民俗民愿民心,也就是孟子所说的”与民同乐“。欧阳修深知这一点,因此,他体察民情,关心百姓疾苦,将滁州治理得井然有序,与百姓相处和谐,关系融洽,于是他才得情致,”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百姓喜欢与自己游,那怎么能不”乐“个痛快,”乐“个天翻地覆呢?

  梅圣俞诗集序 作者: 欧阳修 予闻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夫岂然哉?盖世所传诗者,多出于古穷人之辞也。凡士之蕴其所有,而不得施于世者,多喜自放于山巅水涯之外,见虫鱼草木风云鸟兽之状类,往往探

  送杨寘序 作者: 欧阳修 予尝有幽忧之疾,退而闲居,不能治也。既而学琴于友人孙道滋,受宫声数引,久而乐之,不知其疾之在体也。夫疾,生乎忧者也。药之毒者,能攻其疾之聚,不若声之至者,能和其

  五代史伶官传序 作者: 欧阳修 呜呼!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与其所以失之者,可以知之矣。 世言晋王之将终也,以三矢赐庄宗而告之曰:“梁,吾仇也;

  五代史宦官传序 作者: 欧阳修 自古宦者乱人之国,其源深于女祸。女,色而已,宦者之害,非一端也。 盖其用事也近而习,其为心也专而忍。能以小善中人之意,小信固人之心,使人主必信而亲之

  相州昼锦堂记 作者: 欧阳修 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此人情之所荣,而今昔之所同也。 盖士方穷时,困厄闾里,庸人孺子,皆得易而侮之。若季子不礼于其嫂,买臣见弃于其妻。一旦高车驷

  丰乐亭记 作者: 欧阳修 修既治滁之明年①,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远。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②而乐之。于是疏

  醉翁亭记 作者: 欧阳修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

  秋声赋 作者: 欧阳修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鏦鏦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

  祭石曼卿文 作者: 欧阳修 呜呼曼卿!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同乎万物生死,而复归于无物者,暂聚之形;不与万物共尽,而卓然其不朽者,后世之名。此自古圣贤,莫不皆然,而着在简册者,昭如日星。

  泷冈阡表 作者: 欧阳修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②,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③,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④。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⑤。太夫人守节自誓⑥;居穷⑦,自力于衣食,以长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