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辽史·顺宗传》原文及翻译

2021-10-31 07:38:05诗集古诗网
  顺宗,名浚,小字耶鲁斡,道宗长子,母宣懿皇后萧氏

  顺宗,名浚,小字耶鲁斡,道宗长子,母宣懿皇后萧氏。幼而能言,好学知书。道宗尝曰:“此子聪慧,殆天授欤!”

  六岁,封梁王。明年,从上猎,矢连发三中。上顾左右曰:“朕祖宗以来,骑射绝人,威震天下。是儿虽幼,不坠其风。”后遇十鹿,射获其九。帝喜,设宴。八岁,立为皇太子。

  及母后被害,太子有忧色。耶律乙辛为北院枢密使,常不自安。会护卫萧忽古谋害乙辛,事觉,下狱。副点检萧十三谓乙辛曰:“臣民心属太子,公非阀阅①,一日若立,吾辈措身何地!” 乃与同知北院宣徽事萧特里特谋构陷太子,阴令右护卫太保耶律查剌诬告都宫使耶律撒剌、知院萧速撒、护卫萧忽古谋废立。诏按无迹,不治。

  乙辛复令牌印郎君萧讹都斡等言:“查剌前告非妄,臣实与谋,欲杀耶律乙辛等,然后立太子。臣若不言,恐事发连坐。”帝信之,幽太子于别室,以耶律燕哥鞫按②。太子具陈枉状曰:“吾为储副,尚何所求?公当为我辨之。”燕哥乃乙辛之党,易其言为款伏。上大怒,废太子为庶人。将出曰我何罪至是十三叱登车遣卫士阖其扉徙于上京囚圜堵中。乙辛寻遣达鲁古、撒八往害之,太子年方二十,上京留守萧挞得绐以疾薨闻。上哀之,命有司葬龙门山。欲召其妃,乙辛阴遣人杀之。

  帝后知其冤,悔恨无及,谥曰昭怀太子,以天子礼改葬玉峰山。乾统初,追尊大孝顺圣皇帝,庙号顺宗,妃萧氏贞顺皇后。一子,延禧,即天祚皇帝。

  顺宗,名浚,小字耶鲁斡,道宗的长子,母亲是宣懿皇后萧氏。很小就会说话,好学、通晓文字。道宗曾说:“这个孩子聪明伶俐,大概是天赐的吧!”

  顺宗六岁的时候,受封为梁王。第二年,跟从皇帝打猎,三箭连发皆命中。皇上对左右臣僚说:“我的祖宗以来,骑马射箭超越众人,威风震撼天下。这个孩子虽然年纪小,但不失祖宗的风范。”后来遇到十只鹿,顺宗射掉九只。皇帝高兴,设宴庆祝。八岁的时候,被立为皇太子。

  到母后被杀,太子面有忧色。耶律乙辛担任北院枢密使,常感不安。恰逢护卫萧忽古谋害乙辛,事情被发现,萧忽古被关入监狱。副点检萧十三对乙辛说:“臣下百姓的心归属于太子,你不是祖先有功业的世家,太子一旦登基,我们这些人将置身何地呢?”于是与同知北院宣徽事萧特里特阴谋制造罪过陷害太子,秘密指使右护卫太保耶律查剌诬告都宫使耶律撒剌、知院萧速撒、护卫萧忽古阴谋废立皇帝。皇帝下令审查,没有证据,不予治罪。

  乙辛又命令牌印郎君萧讹都斡等说:“查剌前次所告并非妄言,臣下实际参与了这一阴谋,想杀掉耶律乙辛等,然后立太子为帝。臣下若不说,恐事情被发现而遭连坐。”皇帝相信了他的话,就把太子囚禁在另一房间,让耶律燕哥去审理考核。太子详细全面地陈述冤情,说:“我为皇帝的继承人,还要求什么?你应当为我申辩。”燕哥是乙辛的同党,更改太子的话为诚恳伏罪。皇上大怒,废太子为民。太子将出宫,说:“我有什么罪至于这样!”萧十三大声呵斥他上车,派卫兵关上了车门。太子被迁移到上京,囚禁在狱城之中。不久,乙辛派达鲁古、撒八前往上京把他杀了。那时太子刚刚二十岁。上京留守萧挞得谎称太子生病死了,奏报上闻。皇帝哀悼他,命令有关部门把他葬在龙门山。皇帝想召见太子的妃子,乙辛又暗中派人把她杀了。

  本文为顾炎武与友人的书信之一,为辞谢对方的文字之求而作的复信。这类文字之求,主要是指有关个人的墓志、碑状之类,其中大多与研究学问,国计民生毫无关系。

  《与高司谏书》修顿首再拜,白司谏足下: 某年十七时,家随州,见天圣二年进士及第榜 ,始识足下姓名。是时,予年少,未与人接,又居远方,但闻今宋舍人兄弟与叶道卿、郑天休数人者,以文学大有名

  《中山狼传》这篇寓言在情节的安排上很富有特色,起如卷浪,伏似潜礁,蓄同积流,发若喷洪。它处处为表现寓言形象服务,而用墨饰色,无不栩栩传神。

  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记》作于宋景祐元年(1034),全文分三部分:《花品序第一》、《花释名第二》、《风俗记第三》。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关于牡丹的专著。

  《梵天寺木塔》选自《梦溪笔谈》。梵天寺木塔,位于杭州城南凤凰山南麓,是吴越建筑艺术与雕塑艺术结合的瑰宝。今已损毁。

  《史记·商君列传第八》 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望者。写赵良对商鞅的劝告,要求商鞅急流勇退,让出封地,到边远的地方隐居,不然将危在旦夕。

  本篇收集了荀子的学生平时所记下的荀子言论,因为这些言论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难以用某一词语来概括,而这些言论从总体上来看大都比较概括简要,可以反映出荀子思想的大概,所以编者把它总题为“大略”。

  蔡磷,字勉旃,吴县人。重诺责②,敦风义③。有 友某以千金寄④之,不立券⑤。亡何⑥,其人亡。蔡 召⑦其子至,归之。愕然⑧不受,曰:“嘻! 无此事也, 安有寄千金而

  修顿首白,秀才足下:前日去后,复取前所贶古今杂文十数篇,反复读之,若《大节赋》、《乐古》、《太古曲》等篇,言尤高而志极大。寻足下之意,岂非闵世病俗,究古

  上胡不法先王之法①?非不贤也,为其不可得而法。先王之法,经 乎上世而来者也,人或益之,人或损之,胡可得而法?虽人弗损益,犹 若不可得而法。东夏之命②,古今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