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人

乞校正陆贽奏议进御札子

2021-10-31 07:54:13诗集古诗网
  臣等猥以空疏,备员讲读

  臣等猥以空疏,备员讲读。圣明天纵,学问日新。臣等才有限而道无穷,心欲言而口不逮,以此自愧,莫知所为。

  窃谓人臣之纳忠,譬如医者之用药,药虽进于医手,方多传于古人。若已经效于世间,不必皆从于己出。

  伏见唐宰相陆贽,才本王佐,学为帝师。论深切于事情,言不离于道德。智如子房而文则过,辩如贾谊而术不疏,上以格君心之非,下以通天下之志。但其不幸,仕不遇时。德宗以苛刻为能,而贽谏之以忠厚;德宗以猜疑为术,而贽劝之以推诚;德宗好用兵,而贽以消兵为先;德宗好聚财,而贽以散财为急。至于用人听言之法,治边驭将之方,罪己以收人心,改过以应天道,去小人以除民患,惜名器以待有功,如此之流,未易悉数。可谓进苦口之乐石,针害身之膏肓。使德宗尽用其言,则贞观可得而复。

  臣等每退自西阁,即私相告,以陛下圣明,必喜贽议论。但使圣贤之相契,即如臣主之同时。昔冯唐论颇牧之贤,则汉文为之太息。魏相条晁董之对,则孝宣以致中兴。若陛下能自得师,则莫若近取诸贽。

  夫六经、三史、诸子百家,非无可观,皆足为治。但圣言幽远,末学支离,譬如山海之崇深,难以一二而推择。如贽之论,开卷了然。聚古今之精英,实治乱之龟鉴。 臣等欲取其奏议,稍加校正,缮写进呈。愿陛下置之坐隅,如见贽面;反复熟读,如与贽言。必能发圣性之高明,成治功于岁月。

  臣等每次从西阁退出,相互谈论,认为以皇上的聪明,一定喜欢 陆贽的议论。只要圣主和贤臣的意见相合,等于相隔百年的君臣处身同一时代。从前,冯唐谈论廉颇、李牧的贤能,使汉文帝为不遇贤才而叹息;魏相列举晁错、董 仲舒的对策,令汉宣帝采用而导致汉室中兴。如果皇上能够自去求得老师,没有比就近从陆贽取得教益更合适了。传统的六部经书和三部史书,诸子百家的文章,并 非没有可观的地方,学习这些文章都有助于治理国家。但是,圣人的言论太深奥,史书和诸子百家的道理太支离破碎,好像山高海深,难以精简地选出来。可是像陆 贽的言论,一看就明白,聚合了古今政治见解的精华,确实是国家治乱的借鉴。臣等想取来他的奏议,稍为校正,缮写进呈,希望皇上把它放在座位旁边,就像见到 陆贽一样;反复熟读,好像和陆贽交谈一样。这样,相信一定能启发皇上神圣的天份,在短时间内成就太平盛世的事业。臣等表达不尽诚恳的心意,希望皇上决定呈 进与否。

  上梅直讲书 作者: 苏轼 轼每读《诗》至《鸱枭》,读《书》至《君奭》,常窃悲周公之不遇。及观《史》,见孔子厄于陈、蔡之间,而弦歌之声不绝,颜渊、仲由之徒相与问答。夫子曰: “‘

  喜雨亭记 作者: 苏轼 亭以雨名,志①喜也。古者有喜,则以名物,示不忘也。周公得禾,以名其书;汉武得鼎,以名其年;叔孙胜狄,以名其子。其喜之大小不齐,其示不忘,一也。 予至扶风之明

  凌虚台记 作者: 苏轼 国于南山之下,宜若起居饮食与山接也(1)。四方之山,莫高于终南(2);而都邑之丽山者,莫近于扶风(3)。以至近求最高,其势必得。而太守之居,未尝知有山焉(4)。虽非事

  超然台记 作者: 苏轼 凡物皆有可观(1)。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 哺(2)糟啜(3)醨(4)皆可以醉(5);果蔬草木,皆可以饱(6)。推此类也,吾安往而(7)不乐?

  放鹤亭记 作者: 苏轼 熙宁十年秋,彭城大水。云龙山人张君之草堂,水及其半扉。明年春,水落,迁于故居之东,东山之麓。升高而望,得异境焉,作亭于其上。彭城之山,冈岭四合,隐然如大环,独缺其

  石钟山记 作者: 苏轼 《水经》云:“彭蠡之口有石钟山焉。”郦元以为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声如洪钟。是说也,人常疑之。今以钟磬置水中,虽大风浪不能鸣也,而况石乎!至唐李

  潮州韩文公庙碑 作者: 苏轼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是皆有以参天地之化,关盛衰之运,其生也有自来,其逝也有所为。故申、吕自岳降,傅说为列星,古今所传,不可诬也。孟子曰:“

  乞校正陆贽奏议进御札子 作者: 苏轼 臣等猥以空疏,备员讲读。圣明天纵,学问日新。臣等才有限而道无穷,心欲言而口不逮,以此自愧,莫知所为。 窃谓人臣之纳忠,譬如医者之用药,药虽进于

  前赤壁赋 作者: 苏轼 壬戌[2]之秋,七月既望[3],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4]来,水波不兴[5].举酒属[6]客,诵明月之诗[7],歌窈窕[8]之章。少焉[9],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10]之间。

  后赤壁赋 作者: 苏轼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1),将归于临皋(2)。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3)。霜露既降,木叶(4)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5)。 已而(6)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