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

《村居》古诗鉴赏

2022-01-06 08:18:40诗集古诗网
  无论在学习、工作或是生活中,许多人对一些广为流传的古诗都不陌生吧,古诗是古代中国诗歌的泛称,那么什么样的古诗才是好的古诗呢?以下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村居》古诗鉴赏,仅供参考,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无论在学习、工作或是生活中,许多人对一些广为流传的古诗都不陌生吧,古诗是古代中国诗歌的泛称,那么什么样的古诗才是好的古诗呢?以下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村居》古诗鉴赏,仅供参考,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村居的远处流水潺潺,环绕着山坡的田地。住宅外的小园,青竹绕篱,绿水映陂,一派田园风光。槿花稀疏,一树榆钱早就随风而去了。暮朦胧,老牛缓缓归来。牛背上并不是短笛横吹的牧牛郎,而是伫立的寒鸦。

  “水绕陂田竹绕篱”,采取由远即近的手法。村居的远处是流水潺潺,环绕着山坡的田地,住宅外的小园,青竹绕篱,绿水映陂,一派田园风光。“榆钱落尽槿花稀”,槿花稀疏,表明时已清秋,一树榆钱早就随风而去了。所以院落内尽管绿阴宜人,可惜盛时已过,残存的几朵木槿花,不免引起美人迟暮之感,清寂之意自在言外。

  “夕阳牛背无人卧,带得寒鸦两两归”。牛蹄声打破了沉寂,诗人把镜头又转换到小院外。夕阳西沉,暮朦胧,老牛缓缓归来。这景象早在《诗经》中就被咏唱过:“日之夕矣,牛羊下来”。然而诗人并不去重复前人诗意,而是捕捉到一个全新的艺术形象:老牛自行归来,牛背上并不是短笛横吹的牧牛郎,而是伫立的寒鸦。

  寒鸦易惊善飞,却在这宁静的气氛中悠闲自在,站立牛背,寒鸦之静附于牛之动,牛之动涵容了寒鸦之静,大小相映,动静相衬,构成新颖的画面。宋人诗力求生新,于此可见一斑。“无人卧”三字是不是赘笔呢?为什么不直说:“夕阳牛背寒鸦立?”这正是此诗韵味的所在。“无人卧”是顿笔,引起读者提出问题:那么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牛背上呢?于是引出“带得寒鸦两两归”,形象宛然在一是融进了自己的感情彩。

  张舜民,生卒年不详,北宋文学家、画家。字芸叟,自号浮休居士,又号矴斋。邠州(今陕西彬州)人。诗人陈师道之姊夫。英宗治平二年(1065)进士,为襄乐令。元丰中,环庆帅高遵裕辟掌机密文字。元佑初做过监察御史。为人刚直敢言。徽宗时升任右谏议大夫,任职七天,言事达60章,不久以龙图阁待制知定州。后又改知同州。曾被贬为楚州团练副使,商州安置。后又出任过集贤殿修撰。南宋绍兴年间,追赠宝文阁直学士。